现在我问大家一个很严肃的问题:
你是真心问候人,还是把它当公式化的礼节?

看,我们日常问候别人,我们交换客套话。这全都在很形式化的层面,不是吗?

当别人给我们递一杯水,我们说:「非常感谢」。
那「非常」二字是无意义的。
如果你正在撒哈拉沙漠,你真的非常口渴而有人递你一杯水,你说:「非常感谢」 ,它是由衷的。

所以,在生活中,我们待人接物一直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层次,当我们缺乏深度,便感到生活乏味和无意义。
我们必须转移到叧一个层次,真心真意,真诚和坦率的心与心的连接。 那就是我所说的灵修。
灵修是当你从你的存在的真实性去交流。 当我们还是孩子时,我们都是这样做。

当你还是婴儿时,整个星球,整个宇宙曾经是如此的活生生,你记得吗? 月亮在说话,树在说话,动物在说话。 你和整个宇宙自然地交谈。 你记得吗?
你有看过动画片里的孩子吗? 甚至树都跟他们说话。 那是个不同的世界。

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能否依然保持纯真而同时达到智能的高点呢?
我说:「是的,我们能够」。

智能和纯真并存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。

有些人聪明但狡诈,而纯真而无知是容易的。然而真正首选的教育是既能带出智能,又能保持纯真的。

好,现在大家都自在并感觉绝对随意,你们想听我谈些什么话题呢?

(听众: 爱、出生、宽恕、人际关系、决定、神、腐败、和平、慈悲、愤怒、恐惧、资本主义、希望、耐心。)

你想让我讲耐心? 那我得等到明年再说。

来,告诉我,今晚我们讲什么话题,真的那么重要吗?
你知道吗,我们通过我们的存在所传达的,比我们的言语所传达的多得多,不是吗?
我们说什么真的有关系吗?

整个世界都只是振波。
假如你问物理学家,他会说整个宇宙只是波函数。 我们每个人都只是波。
如果你与你的中心连接,波是正面的。如果你没有与你的中心连接而被纠缠,那你的波就变得负面。

安详、爱、慈悲,这些都是我们真正的波,是我们真正而且无扭曲的波。他们是从我们散发出来的正面的振波。
当你愤怒、沮丧、负面时,你做什么? 你要转为正面。 但是不管在家或在学校,从来都没有人教我们如何去做。不是这样吗? 祖母一定告诉过我们: 「到角落里,数到十。」仅此而已。今天,数十或数百都帮不上忙了。

如果你观察自己的心智,你的心智为过去懊恼,或是为将来忧虑。 两者都没用。不是吗? 为过去的事生气有什么用呢? 它已经过去了。 而为还没发生的将来忧心有什么意思呢? 毫无意义。
现在能帮助你回到当下的,就是静心。

看,假如人们学会怎样静心,哪怕是几分钟,每天十分钟,他们能解除压力,感受快乐。

我的愿景是要见到无暴力的社会,无疾病的身体,无混淆的心智,无禁忌的理智,无创伤的记忆,和无忧伤的灵魂。 这是我的愿景。 你们多少人愿意参与这个愿景呢? (所有的观众都举手。)

我们要有一个更美好的世界给我们的孩子和下一代。我们要给他们一个有更多爱,更多关怀,没有枪支文化的世界。
我们的孩子不需要毒品文化,或暴力文化。 他们值得拥有一个有更多爱,更人性和更多慈悲的社会。一个更健康的社会,不是吗? 那才是我们要努力的工作。

问: 我们在地球上的使命是什么?

古儒吉:什么不是我们在地球上的使命? 我们得先把这个清单列出来。 你的使命不是悲惨,并让别人悲惨,对吧!
现在如果你继续把不是你的使命的项目剔除,最终你会找到自己真正的使命。

问: 假如其他人感到负面,如何才能不受他们影响?

古儒吉: 你要更处在中心,容许一点不完美的空间。 有时候我们没有留空间给不完美,然后我们就受影响。
假如某人是负面的,他们有权负面一段时间。 让他们去吧。给他们一点空间。 我告诉你,我在这里收集所有你们的忧虑。所以把你一切的烦恼、问题和忧虑给我。
我想看到你脸上不褪色的笑容。

问: 我们能控制感受吗?

古儒吉: 如果我们知道生命中有些东西比感受更根本,那是本我; 生命力,是完全不变的。那我们便能轻易超越感受。

问: 怎样区分爱和情欲?

古儒吉: 在爱中对方是重要的; 在情欲中,你自己是重要的。

问: 亲爱的古儒吉,我如何能帮助那些心智有很多抗拒的人?

古儒吉: 世上有不同种类的人。 我们应该接受他们生来如此。 有些人有抗拒,没关系,让他们按自己的速度而行。
这个星球有兔子、有鹿、有蜗牛。你不能期望蜗牛像兔子一样地跑,不是吗?
就让有些人以蜗牛的速度行走,虽然有些人像鹿一样跑。 世界就是这样的。 保持微笑,继续前行。

问: 我有困难原谅别人。

古儒吉: 不要原谅他们,看一下是否比较容易?
如果你不原谅某些人,你会一直想着他们。

执着对某人的愤怒,真的容易吗? 我的天呐,我们这么多的精力浪费在其中。 你知道为什么你要原谅对方吗? 是为了你自己。

当你看到坏蛋也是受害者时,你就会很轻易地原谅他们。
每个坏蛋都是无知; 小心智的受害者。 他们不知道生命的宏大和美丽,所以才会犯上自我中心,妄顾他人的愚蠢过失。这是因为他们的心智是小的。所以我们要原谅他们。
然后,你要知道他们从来没有机会和你一样,从大处思考以及从大处去感受。 所以,你只能对他们慈悲和原谅他们。